佛陀正覺後2455年/西元2023年

荒野中的足跡 (二)

荒野中的足跡 第二集

荒野中的足跡 (二)

隨佛禪師

我們每個人都一樣的「生而平凡」,除了少數人有著顯赫的家世與背景以外,世上絕大多數的人,都和你我一樣,降生在平凡的家庭當中。在現實的人生裏,我們這些生而平凡的人,享受著許多財富、親情、名聲、地位,以及情愛。但同樣的,我們也有著生命深處所無從跨越的事實與問題。在這當中,我們每個人都必須面對這些問題所帶給我們的無助與孤寂。我們在一生當中,享受成功,也同樣的要面對失敗。成功帶來嫉妒、貪婪、虛偽與攻訐;而失敗則帶來鄙視、輕慢與疏離。在這當中,我們不僅看清了人心的真相,同時也發現了我們內在的真實。

每一個平凡的人,都同樣的在這平凡的一生當中,有著這樣平凡的經驗。

我是 釋迦佛陀的出世弟子,一個平凡的托缽僧。在這裏,我想要和諸位朋友,共同來回顧我們的人生。

在現在的社會裏,我們很難信賴別人,也很難信賴自己。我們不相信別人的原因,是因為我們在現實的經驗裏面,人與人之間多的是利害的糾葛,以及權益的爭奪,互相欺矇,相互爭奪,虛偽、怨懟及許許多多的仇恨。我們不相信自己,是因為我們根本不相信──自己能夠秉著良知面對這樣的世界。我們的內心幾乎都有一份渴盼,渴盼在現實的人生裏,能夠碰到一位人格與行為皎潔無瑕的人。最起碼,我們也渴盼在人生當中,能遇到一位真心對待我們的人,可是我們根本不太相信我們遇的到。

我們也渴盼自己能有堅毅的意志與果敢的魄力,在現實的人生裏,面對虛偽、狡詐,對立、爭奪,能夠秉著一份道德良知與清平的心,來做自己。然而,說實在的,我們對自己也沒有這樣的信心。我們的內心剩下什麼呢?諸位朋友!在這樣的人生裏,我們的內心還有什麼呢?我們相信什麼?或許我們相信宗教,不論是上帝,或者是 佛陀。但畢竟在我們的一生當中,實際上沒有機會親自的面對他們;我們實際必須面對的,終究還是我們這一生所經歷的一切,以及自己的內在世界。我們對宗教的信仰,主要是基於對現實的失望,以及失去信心。所以在現實的人生裏,我們真正剩下的是什麼呢?我們剩下的是徬徨、恐懼與失望。

諸位朋友!我這麼說的主要意思,並不是要醜化我們的人生,或者是唾棄這個世界有多麼的醜陋,更不是貶責自己,看不起自己,讓我們心懷幽怨的面對自己的人生。這絕對不是我真正的意思。我想要對諸位說的是什麼呢?我們必須要正面的面對自己的人生,不論是多麼的醜陋,多麼的虛偽,或者多麼的光彩,我們都必須要面對自己的人生。因為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在自己的人生裏,發現我們所沒有發現的事。那是什麼呢?我不知道!因為我沒有辦法告訴諸位真正的答案,因為這個答案要諸位在自己的人生裏,自己去發現、明白,自己去體會。如果我們對自己的確剩下的只有失望、恐懼與徬徨,那麼這件事對我們來說,就顯得格外的重要。

我是 佛陀的弟子,其實我與諸位都一樣的平凡。我和諸位生活在同樣的世界裏,我也有人所必須面臨的困難與無從解決的問題。我是如何在這難以輕鬆面對的人生裏,跨越自己生命的問題呢?事實上我沒有特別的了不起,我和諸位一樣,深受過生命的挫折及苦惱的折磨,我也和諸位一樣深感到生命的無奈與憂愁。雖然我們都曾經感覺到,生命有許多值得珍惜與喜悅的事,但數十年經歷下來,總是苦多樂少,我並沒有特別了不起。

在這裏,我想要和大家分享我認識 佛陀的經驗,或許這個經驗會給諸位一點幫助。這樣的幫助對諸位能產生什麼樣的影響呢?我不敢確定。因為,人們可以將一盞燭火遞到我們的手上來,可是我們會將這盞燭火做什麼樣的用途,那得看我們自己。我們對佛法的認識與學習,也是這樣。

想想看,對我們每個人來說,在現實的人生裏,最重要的就是活著的方向、意義與價值何在?一個人活著,如果不知道生命真實的價值、活著真正的意義、以及生命的方向是什麼?那他對自己的生命將會產生根本上的迷惘。雖然我們從書本上學到的很多道理,卻是在現實的人生經驗裏,常常看到相反的案例。

努力的付出,是一種良善的美德,並且應當得到別人的讚賞。可是在現實的人生經驗裏,我們卻常常看到替自己設想、保護自己的權益、犧牲別人應得的利益之人,反而被別人讚許為成功的典範。這樣「努力付出是美德」的價值,我們會真正的相信嗎?

關懷別人,利益大眾,必將獲得別人的感謝。但是在現實的經驗裏,我們關懷別人,卻常常碰到別人利用我們的善心,而且認為是我們自願要做的。這樣「關懷別人」的意義,我們會真正的相信嗎?

生命的方向,在開創整體社會的和諧與真善美。可是在現實的人生裏,我們卻看到更多的人是為自己的利益、為自己人生的真善美在奮鬥,而搞得整個社會烏煙瘴氣。但是許多對他們的評價,卻是讚賞他們的功成名就。這種書本所教導的生命方向,我們會真正的相信嗎?

許多的宗教告訴我們,不要追求無謂的欲望,應懷著慈善與愛心對待世人,保持心靈的純潔,向善,向光明。可是做為一個堅貞的教徒,卻常常看到同樣信仰的宗教使徒,或神職人員,或出家人,所行所為卻和所信仰的有很大的距離。請問,這個堅貞教徒的信仰會不會受到創傷與動搖呢?

事實上我們的人生有信任的危機,我們不知道該信什麼。我們該信什麼呢?這個問題,相信很多人是答不出來的,所以很多人什麼都不信。表面上他只相信眼前的利益,可是到最後,他什麼都沒辦法相信。

諸位朋友!你、我及周邊我們所接觸的人,多數人都受過這樣的折磨,都受到不知道該相信什麼的痛苦折磨。有的人深刻的感受到這個痛苦,並且努力的想要解決這個苦惱;有的人已經放棄了,放棄去尋找、去發現、去開創要如何的相信,只是讓這個生命過完而已!每天生活的重點,就是讓今天的時間過去。

諸位朋友!你們發現這個問題了嗎?如果你發現了,是否願意把你的心打開,靜靜的傾聽及思維,我在這裏與大家分享的事情。我不是要諸位相信我,我只是要諸位明白,我跟大家一樣,都經歷過這樣的問題與痛苦。你們不需要相信我,可是一個和你們有過同樣困擾的人,他的的經驗也許值得諸位去瞭解一下。

我與 佛陀相逢,在他的經驗裏,我找到了道路。在 佛陀的一生裏,我發現,他跟我們一樣,同樣有現實人生的困惑與苦惱;他也曾經面臨信心的危機,一樣不知道生命該何去何從。或許,我們不一定要信仰 佛陀,可是這樣一個和我們有同樣經驗的人,他所努力解決人生問題的作為,也許值得我們注意。

佛陀告訴我們,我們沒辦法對外找到值得我們相信的事,因為一切都在變。當我們才對某一件事情,某一個人產生信心的時候,時間與環境的變遷,以及許許多多因素的影響,不得不讓我們相信的人,或者事物,產生了變化。我們應該相信什麼?我們應該相信自己嗎?忠實的相信自己的生命。可是我們卻同樣要經歷──時間與環境的變遷,也會改變我們的想法,改變我們的生命。我們該相信什麼呢?他教我們先要看清楚這件事情。

當我們要解決信心危機之前, 佛陀教我們要先看清楚人生的真相。

我們都有父母,縱使是一個孤兒,他也有生養他的父母;我們也有我們的親人與朋友。可是在現實的人生裏,我們的父母、親人與朋友,他們不能在我們感覺到苦惱、感覺到困難、感覺到挫折、感覺到哀傷、感覺到絕望的時候,代替我們面對每一個生命必須面對的經驗。他們不僅不能代替我們面對這些經驗,甚至有很多的時候,他們會不敢陪伴我們面對這些事情。因為人都有恐懼,都有對困難的恐懼感。這樣的經驗,在我們的人生裏面,比比皆是。在這裏,我想與諸位分享我聽到的一件事實。

在過去幾個月,我遊化到某個地方,有位居士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有位女士得了血癌,她需要骨髓捐贈,這讓她有一線生機。經過家族的配對,她的一個哥哥,可以捐贈骨髓給她。這個可以捐贈骨髓給她的兄長,正是從小到大,和她感情最親密、最好的一個哥哥。當她滿懷希望,覺得她的生命有了一線生機的時候,沒想到這位從小最親密、最信賴的兄長,卻因為女兒與太太的反對,而令她的一線生機也落空了。因為她們認為,捐贈骨髓有許多可能性的問題,做女兒的不願意自己的父親、做太太的不願意所鍾愛的先生,冒著一些可能性的問題,捐贈他的骨髓給他的親妹妹。最後,她這個兄長接受了太太與女兒的意見,拒絕捐贈骨髓了。對這位女士來說,這是一個非常沉重的打擊。她的這位兄長不僅拒絕捐贈,更是避不見面。這位女士深感生命的無助、恐懼、絕望與寂寞。沒想到:最相信的親人,從小最信賴、最親近的兄長,會在她的生命最無助、最危險、最需要他的時候,捨她而去。這份苦楚,誰能夠代替她面對呢?誰又能為她解決呢?這位女士經過這樣的打擊,什麼人都不想見面,什麼人都不相信!她沉痛的說了一句話,就算這個兄長,跪在她的面前,求她接受他的骨髓,她也不要。

我們可以想見,當這位女士說出這樣的話,她的內心是處在極度的哀傷、絕望與痛苦當中,更是充滿了怨懟──對自己的失望,對世上人心的失望,還有不滿與深深的怨恨。這是我所聽到的一個實例。我相信在各位朋友的身邊,你也曾聽到、看到,甚至也經歷過許多類似的例子。當然手足情深者亦比比皆是,甚至陌生人都能以無比的溫暖,來幫助我們的事實也不少。可是,人心許多陰暗的一面,我們卻更常看到。生老病死原本就不是親人與朋友可以代替,我們必須親自面對。除了這些以外,財富、名聲、地位與情愛,這些問題,親人與朋友也不見得能夠給我們多少幫助。往往在最需要、最困難的時候,我們才最無助,最孤獨與寂寞。

在現實的人生裏頭,多數人都享有過財富與快樂。但是,財富的擁有只可以幫助我們感官上的享受,可以欣賞美好的東西,聽美好的聲音或者讚美;可以吃豐富的食物,穿所謂昂貴與漂亮的衣裳,享受高級的轎車,住精美豪華的宅邸。在這當中,我們的的確確有許多的快樂,可是這乃是感官的快樂,心靈的快樂卻不見得能獲得。感官的快樂必須透過許多外在的遭遇與經驗讓我們滿足,這些感官的快樂往往需要財富,可是財富的擁有,對每個人來說卻不保證一定可以獲得,當我們沒有辦法有力的掌握財富時,這些感官的快樂就要失去。所以,如果我們不懂得如何開發心靈的喜悅,就必須依靠財富,來讓我們獲得快樂。

當我們必須依靠財富來獲得快樂時,不可避免的必須陷入權益、名聲的爭奪;也絕對不可避免的要陷入人與人之間的對立、仇怨的漩渦裏。這些爭奪、對立帶來的痛苦,比起我們透過財富或地位所獲得的快樂來說,不知道要多上幾倍?這樣獲得快樂所付出的代價,未免太大了一點!並且在你爭我奪當中,我們根本沒辦法相信什麼,我們只相信利益,不可能相信道德與人心;我們也不相信自己。我們的痛苦更大,我們的問題更大,可是當中所獲得的快樂,卻不一定有,或者極微小。最後,我們只有感到面對人生的一種迷惘,以及長久的失落。

有許多人覺得財富、親人,或許不可憑恃;那麼我們的內在的聰慧、我們所習得的能力,應該比財富更有保障。因為財富的獲得,必須去爭奪;但個人內在的聰慧與所習得的能力,卻不需要去爭奪。這應該比較可以依靠了!聽起來似乎是這樣。的確,我們個人的聰慧以及努力習得的能力,確實是別人帶不走。有了聰慧與能力,我們的確比擁有財富更安穩,也更有自信。可是能力也要比較,古人說的好:「一山還有一山高」,所謂「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聰慧與能力的競爭,是一場永不止息的戰爭。在現實的經驗裏面,有能力的人多半是互相輕視、互相障礙。諸位朋友!難道你們看不到嗎?在這樣的競爭,在互相輕視的當中,實際上聰慧與能力並沒有帶給我們真正的平安,常常帶給我們的是被人貶謫、被人故意輕視的懊惱,或者是我們瞧不起別人的驕傲。我們不見得能在聰慧與能力之中,得到平安。

透過種種的努力,可以讓我們在社會上爭得一席之地,這一席之地或許是高高在上,讓我們在別人的面前呈現出某種權威,以及受信任的地位。可是權威與地位的擁有,卻讓我們不容易聽到真誠的聲音。因為權威,讓別人心懷畏懼的面對我們;崇高的地位,讓別人心懷貪求與覬覦的對待我們。畏懼我們,是害怕我們傷害他們;貪求與覬覦,是希望從我們身上得到他需要的利益。我們與真誠的聲音拉開了一個很大的距離,我們更沒有辦法碰到真正可以相信的人與事。

或許我們最後選擇相信自己!透過別人的讚賞、畏懼與阿諛奉承,我們相信自己。可是,我們真的相信自己嗎?難道我們沒有基本的判斷、自視與良知,瞭解到別人只是說一些不真實的話,來討我們的歡心嗎?事實上我們知道!我們知道別人不見得對我們說真實的話;我們也不敢確定,我們在別人的心目中,真的如他所說的那樣。

我們不斷的要求敬信、畏懼我們的人,必須對我們忠誠,可是我們卻沒有辦法真正的相信他們會如此。我們不斷的要別人效忠,可是我們還是擔心。權威與地位沒有帶給我們真正的信心──對自己的信心以及對別人的信心。我們還是不安。

除此以外,我們或許寄望親人或情人之間的情感、夫妻之間的情感。當我們在面對現實的人生,有許許多多的困難、許許多多的壓力、許許多多的挫敗的時候,情感往往成為我們最後的避風港。讓我們可以在情感裏,盡情的表現出自己的恐懼、不安、懦弱、憤怒、不滿,以及我們的需要,而愛我們的人,往往會接納我們所表現出來的一切。在這當中讓我們深感幸福,感覺到困難的這個世界,終究還有一個最好的避風港,那就是真摯的情愛。可是真摯的情愛隨著時間的遷流,以及環境的變遷,改變了我們的容貌,改變了我們的想法,改變了我們的情感喜好,與對事物厭惡的不同。這些情感的幸福,我們終究要看著它點點滴滴的消散與變遷。

在現實人生裏,我們每個人都很努力,非常辛苦的建立起我們所渴望的安穩與和樂的生活,可是這些安穩與和樂的生活,依舊擋不住時間的變遷所帶來的敗壞。我們所擁有的一切,到最後終究要失去。我們沒辦法帶走什麼,甚至在我們現實的人生裏面,我們可能就會看到我們變得一無所有。

世間的成敗得失,人與人之間的恩怨情仇與悲歡離合,常常在我們最想不到的時候,帶給我們挫敗與打擊;在我們最需要的時候,從我們身邊悄悄的溜走。我們的生命已經很孤獨了,可是這樣的變遷,卻讓我們更寂寞。

人世的風光、名聲與榮盛的地位,就好像把彩妝擦在不斷剝落的牆壁上一樣。怎麼擦,都附著不住!我們看到的,只是一個不斷剝落的過程,到最後還是一樣,一無所有。

這些事實我們能接受嗎?實在是很難接受。但我們不能接受又該怎麼辦呢?懷抱希望,懷抱著未來的希望在現在繼續努力?可是努力的結果有兩種:一個就是達成目的,一個就是失敗。達成目的,以後又會怎麼樣呢?還是一樣,要小心的維護,不然就要失去。可是再怎麼努力的維護,最後還是要失去。我們還是要繼續懷抱對未來的希望。那麼如果失敗呢?失敗!我們就陷在挫敗與絕望的痛苦當中。沒有一個人可以忍受挫敗與絕望,那麼還是得懷抱希望,懷抱對未來的希望。我們懷抱希望最後的結果,還是繼續懷抱希望。而這個過程,只有得而再失去,或者只有失去。

這當中有苦有樂,這就是苦樂交雜的人生。這樣的人生終究讓我們感到無比的空虛,以及對生命的迷惑,直到死亡的到來。這讓我們感到,我們猶如站在荒野當中的一個孤寂的身影,放眼望去,我們看不到可以依靠的綠洲,看不到可以飲之而真正能解除我們渴惱的甘露。甜美的甘泉在哪裡?可以依靠的綠洲又在哪裡呢?我們每個人都在找。這是生命的荒野,也是我們心靈的荒野!

我們深刻感到這荒野的逼迫,以及我們的渺小,還有說不出的孤獨。這樣的生命荒野,我們看不到盡頭,因為每一個人不斷的重複這樣的經驗。我們的祖先們,他們重複這樣的經驗;我們的朋友們,我們的親人,他們也重複這樣的經驗;我們自己也在這樣的經驗裏面。我們下一代的子弟呢?這些在我們眼中看起來,依舊非常天真爛漫的孩子,他們也正在經歷這樣的經驗。世世代代,從古到今,這樣的生命荒野實在是看不到盡頭;真正看到的,只有每個人的眼裏對生命的期待。我也是這樣,一直到 佛陀從我身邊靜靜的走過。我從 佛陀所走過的足跡當中,發現了生命內在的安穩道路。

這條生命內在的安穩道路就是:捨棄我們內心對任何的渴望,息止我們對自己的期許。遠離期許我們成為什麼?捨棄期許我們得到什麼?息止我們可以得到什麼的渴望。為什麼呢?因為對任何事物的追逐,終究只是讓我們陷於相互爭奪、相互對立的痛苦當中;而任何的獲得與失去,最後終究只是失去。它不僅挑起人與人之間的爭鬥、虛偽,以及怨嫉仇恨,也讓我們一生當中,陷在不安的裏面。

我們內在有這樣的覺悟,才可以讓我們在這個生命的荒野當中,捨除內在的渴求,捨除對一切的渴望。只有這樣,我們才能遠離生命的憂苦;只有這樣,人與人之間,才能有信賴的可能。

雖然我發現這樣的道路,可是我沒有辦法代替別人發現這樣的事。 佛陀雖然知悉生命的苦惱,他也沒辦法幫我們息止我們內在的憂苦。所以,生命的荒野,依舊是看不到盡頭。可是,當我們發現這條道路的時候,生命的歷程裏就有內在的安穩。我們無法在這生命的荒野當中,在這變遷不定的人生裏,留下什麼,因為任何的功績、名聲、成就,終究會敗壞、模糊,以及被遺忘。

我們只能走在這生命的荒野當中,走在人心的荒野裏,走過我們身邊這些心懷迷惘與愁苦的人。或許,這些人會在我們生命的經驗裏面,會在我們生命的歷史當中發現,發現這條只能親身體會、親自實踐、孤獨、簡樸、卻沒有憂苦而平安的路。這就是瞭解生命的真相,遠離無謂的追逐與自我的期許,息止我們內在的憂苦。

我們該相信什麼?或許這是我們需要更深刻省思的問題。

我們雖然不缺親人與朋友,但卻深感生命的無助與寂寞;生活雖享有財富與快樂,卻依然感到惘然和失落;聰慧與能力使人有所自信,可是內心卻無法免除不安;我們或許具有權威與地位,但卻長久的等待真誠;真摯的情感讓我們深感幸福,可是我們必須看著它從指縫流逝;我們辛辛苦苦建立起安穩與和樂的生活,卻擋不住由時間所透進的變遷與敗壞。成敗得失,恩義情仇,悲歡離合,猶如不定的冷箭,輪替的射穿此一孤寂的身心。光華與榮盛,只是附著在敗裘之上的粉彩而已!一切的渴望只等到渴望,苦樂交雜的人生啊!總是讓人感到空虛和迷惑,直到死亡。在這生命的荒野中,我看不到盡頭,只看到眼底的期待,直到 佛陀從身邊走過。

從 佛陀的足跡中,我發現了內在的安穩之道──捨棄內心的渴望,息止自我的期許。因為任何成就的追逐,即是愁苦與失落的門;也是挑起爭鬥虛偽與怨嫉仇恨的箭。內在的覺悟,讓我們在生命的荒野中,既無所渴望,也無所憂苦。

荒野依然無有盡頭,但我們的足跡自有安穩。我們無法在荒野中留下什麼,只能走在人心的荒野中,走過迷惘與愁苦的人群。或許,人們會在足跡中發現,發現這一條孤獨、簡樸,卻無有憂苦而平安的路。

我是世尊的出世弟子──比丘,在這裏與諸位朋友分享,我對 佛陀的瞭解與實踐佛法的體驗。 佛陀和我們每個人都一樣,一樣有著在現實人生當中必須面臨的生老病死、悲歡離合。他的弟子,從古到今,每一個也同樣的必須要面臨生老病死、悲歡離合與成敗得失。這些都與諸位朋友在現實人生中的經歷完全一樣。

我們每個人都一樣的「生而平凡」。 佛陀的體驗之所以可貴,是在於他和我們都一樣,一樣的從平凡的人出發。他面臨我們所面臨的所有問題,但他卻跨越了長久以來我們絕大多數人在一生當中沒辦法自我解決的問題,這是 佛陀體驗所以寶貴之所在。

佛陀與他的每一個出世弟子們,都跟諸位朋友一樣,一樣的「生而平凡」,所以 佛陀可以達到的體驗,對每一個平凡的人來說,都有一樣的機會。我在這裏說的,並不是要顯耀 世尊,以及他座下所有每一個出世弟子的殊勝、超越與功績;而是要誠懇的告訴每一位朋友:每個人都有機會,有機會在自己的人生裏、在自己生命的痛苦裏、在自己所無從跨越的困擾及苦惱裏,到達解脫的彼岸。

我要告訴大家的,就是這件寶貴的事情。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