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正覺後2451年/西元2019年

佛法問答

要了解「解脫戒」之前,必須先了解「解脫」的真正意思。佛教的解脫,是指解脫兩件事:解脫於當前的苦,以及五陰的繫縛。

解脫於當前的苦,指解脫於此生當前的痛苦,讓你現在活著離苦!解脫於五陰的繫縛,則是指解脫於生死輪迴,斷五陰的繫縛,讓你自知不受有,不再有五陰的繫縛生。

五陰的繫縛,是怎麼繫縛呢?因貪愛而有繫縛,貪欲是結,五陰是結所繫法;所以如何斷繫縛呢?斷貪!斷貪才能斷苦以及斷五陰的繫縛。

所謂的戒律,其目的是以解脫為本,佛陀的戒律稱「解脫戒」,是因為戒律能夠幫助人解脫苦及解脫五陰繫縛。戒律一定是導向解脫於苦、解脫於五陰的繫縛。

能夠幫助佛弟子解脫於當前的苦與五陰繫縛的教導是「四聖諦」,因此,戒律的主軸必然也是「四聖諦」。

用譬喻來解釋的話:如果環境是陽光,那麼四聖諦就是樹幹,而樹的影子就是解脫戒。

太陽光是你現在環境的因緣,陽光一直不斷的在變化,就像環境的因緣不停的在遷變。而樹幹就是四聖諦,這個四聖諦教導你無論在什麼樣的情況底下,都要導向解決問題、開展人生、度越煩惱,所以,不管陽光從哪裡來,照到這棵樹,這棵樹就是要導向解決問題、開展人生及度越煩惱。

在任何的環境因緣底下,都要解決問題、開展人生、度越煩惱,然後怎麼做?投出來的影子就是解脫戒。影子沒有固定,但是所有的影子,都是在不同的狀況底下,依著四聖諦的原則與作法所表現出來的。 

所以戒律的真精神在哪裡?戒律的真精神就是依四聖諦的智慧跟作為,在任何不同情況底下,表現出能有解脫於苦,解脫五陰繫縛的作為,就是解脫戒。

※本文由書記組整理自2019年4月13日,隨佛禪師於龍山寺板橋文化廣場《重現佛道》系列講座第四單元〈人間佛道〉的部分開示內容。

我們信仰一種宗教、一種學說、一種哲理,其實目的很簡單,就是希望能夠解決生活的問題以及人生的苦惱。

譬如,有人總到一間廟,很虔誠地拜觀音,拜了三年,家裡的問題還是一堆,於是就換一間廟,但還是拜觀音,因為前面那間廟的觀音不靈,後面這間廟的觀音可能會靈。

我們為什麼要拜觀音?我們祈求的內容,不都是為了一家老小生活平安而已。萬一不靈,就說明這個菩薩不能保證我的生活,於是再換個地方拜。靈就拜,不靈就一拍兩散。挺沒有信仰忠誠度的!可是,我們拜拜是為了菩薩,還是為了生活?為什麼我們對信仰就沒有忠誠度?

事實上我們的重點都是在——生活。我們卻可能有很多的心境、想法是脫節於現實生活,當脫節以後又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直到生活開始出狀況了,我們不知道該怎麼辦。是信仰出錯嗎?其實更大的可能是:我們沒有認真學著在生活中處理生活中的事。

處理生活中的事,所指的並不是一般所講的——多賺點錢,嫁一個對的人,有一個聽話乖巧的孩子…,而是要懂得,我們一輩子都要不斷學習處理自己生活的問題。透過閱讀、透過與人相處,學習別人的生活經驗,借鑒別人處理問題的智慧,了解別人生活困難的原因,警惕自己避免導致困難的因素。

脫節現實人生的信仰,禁不起生活的考驗,現實人生的經歷會一再地挑戰我們,我們的信仰沒辦法兼顧,所以信仰肯定沒有忠誠度。

佛法其實不是教我們信哪一個佛,哪一個菩薩,那是信仰的形式。只有佛法講因緣,教我們如何解決問題。在現實生活中,當我們碰到事情,如果是比較不好的事,想想「為什麼」?就是準備學習如何避免這個問題,以及解決這個問題;如果碰到不錯的事情,想想「為什麼」?一定是我們想要學習這個好的經驗,怎麼持續跟發展好的經驗。

※本文由書記組整理自2017年6月19日隨佛禪師在北京開示的部份內容。

「解決問題、開展人生、度越煩惱」是每個人天天必須面對的課題。

以佛陀的緣起四諦,觀察自己身心與環境的反應,會發現現實是「過去的影響,現前身、語、意的影響,當前環境人、事、物影響」三種影響交織產生現前的事實。

因此,要消除問題產生的緣由,必須從問題產生的因緣中去發現,耕耘正向的因緣,消除負向的因緣,正見困難的生與滅,努力於解決困難之道,度越問題與煩惱,整個過程即是四聖諦三轉、十二行。

此外應遠離「神造」的宗教迷思,避開「業定」的宿命偏誤,務實、實際的解決生活困難,開展現實人生,朝向光明、解脫的美好人生,開創良善的家園與社會。

※本文選自《正法之光》第52期p54〈當代佛教的光明新方向〉之部分內容

「活著要做什麼?」有些年輕人真的有此疑惑,不知道自己活著要做什麼。

關於這個問題,很多的答案都不是你自己的——社會教育、宗教信仰、家庭背景都會給你一套答案,甚至你研讀的一堆學說也會給你答案,就在眾多的答案接觸中,你讓自己有了「我要做什麼」的答案。你的心中有個答案浮現,你認為自己該做什麼,但是要做的時候,你卻覺得好像做不下去,動能不足、電力不夠,內心有猶豫,理智是這個答案,感情卻不是這個。

到底活著要做什麼?真的不清楚!事實上,不要去想這個問題,這不是你的問題,這會讓你掉進深坑,你不妨去想另一個問題,請問:你是不是活著?

沒錯,我們是活著,活在今天、活在現在、活在此處,這是事實!這跟什麼宗教、社會、家庭都沒有關係。現在,就在此因緣,有沒有你活在此處、此因緣下的問題?有沒有活在這個因緣底下你需要開展的生活空間?解決問題、開展生活空間的當中有很多人事的糾結,要不要處理?

活著就做這三件事:解決問題、開展生活、處理內心的糾結煩惱。不用去想「我活著要做什麼?」你就做這三件事,處理這三件事,不是因為信仰或意識形態的關係,是因為這就是現實。

至於要做到什麼程度?盡力去做,用現有的條件與資源盡力去做!要解決問題,但問題不一定都得解決;要開展人生,但沒有說一定要開展到什麼程度;要處理煩惱,但不一定要處理到都沒煩惱。這個答案,不是來自於別人,而是你自己面對自己的明白。

與其問「活著要做什麼」?倒不如問「活在今天的必要是什麼」?當你這麼做,你將會活得很踏實。

人生最可怕的,不是努力之後結果如何,是根本沒有機會努力。一個認真的人,他的生命肯定是辛勞的,這種辛勞絕不是勞碌,是認真於生命,願意了解生命與生命之間的狀況。修行是修正看待自己的方式,與改變對待別人的態度,你的思惟會決定你的反應,該爭取的事要認真的經營、努力與把握,如果努力了不能成,那也沒遺憾了。這裡你得聽懂:是「沒遺憾了」,不是「沒關係啦」!

※本文由書記組整理自2017年6月20日,隨佛禪師於龍山寺板橋文化廣場週二課程的部分開示內容。

在佛教的定義裡,不是「想要」就叫做貪愛,貪愛只有一個很簡單的定義,就是「跟現實脫節」。舉例來說,今天吃火鍋,你面對的就是火鍋,但是你心裡卻想「我要吃佛跳牆,有干貝的那種!」這時候,你就叫做貪愛。

人們常犯了一個毛病,認為:現在沒有的就是最好的;現在有的都很普通。認為物以稀為貴,但其實很多是:「難得,但不可貴!」佛陀在世時,斥責苦行外道的人就是如此。苦行外道的人各個都難得、但各個都不可貴。不論是單手舉高十二年不放下、單腳獨立十八年,或是打坐十天動都不動,這些都無人能及、都很難得,但一點都不可貴。

貪愛來自於愚昧,搞不清楚什麼是有的,什麼是沒有的;什麼是必要的,什麼是不必要的;什麼是對現在實際有用,什麼只是對你現在的感覺有用。因為搞不清楚,所以追逐實際沒有的或實際沒用的,也因此叫做「因貪而生苦」。

「從無的心情,走向有的人間」這句話是說:有些人整天想那些沒有的,總是想著自己沒有什麼,整天抱怨不停,期待現在沒有的有一天能夠有。當你這麼期待的時候,現在的「有」在眼前你視若無睹,「沒有的」老是放在你的心裡,眼前有的都變成透明,你怎麼也看不見。所以你的幸福都在未來——你會幸福的,只是不知道哪一天才會來到。

你們要能明白:「有就好,不一定得要雙全!」人們常常是:有這個時,想著那個沒有;有那個時,想著這個沒有——你怎麼樣有,你都不會幸福!你之所以不幸福,不是你不幸福,是你的腦子不幸福,你的腦子拒絕幸福。要知道,你常常想那些沒有的,有的卻忽略漠視。有這種心態你很難幸福。

貪愛就是要那些不必要、沒有的,所以總是痛苦。你的注意力一直放在那些沒有的,即便你有很多你也是痛苦。如果你停止將注意力放在現在沒的,多去珍惜現在有的,不管你現在有多少,你都幸福。

佛教的「中道」並非儒家的中庸之道。佛教的「中道」分為「世間」與「出世間」的兩個層次:

一、世間的「中道」是指世間八正道,不是貪著於五種愛欲之放逸行為,也不是禁欲之苦行。世間八正道:正見、正志、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正定。

參見《相應部》SN56.11《轉法輪經》:
(一)於諸欲以愛欲貪著為事者,乃下劣、卑賤、凡夫之所行、非聖賢,乃無義相應;(二)以自之煩苦為事者,為苦,非聖賢,乃無義相應。諸比丘!如來捨此二邊,以中道現等覺。此為資於眼生、智生、寂靜、證智、等覺、涅槃。諸比丘!云何乃能如來於中道現等覺,資於眼生、智生、寂靜、證智、等覺、涅槃耶?乃八支聖道是。

二、出世間的「中道」是指「十二因緣觀」的智慧。依因緣的智慧,能遠離「有見(常見)」與「無見(斷見)」的兩種偏見(參見*1);並能明白人生的苦樂既非感受者自己造作而生,也非其他人造作而生(參見*2);最後,能了解身心既非「命與身為同」,也非「命與身為異」(參見*3)。

*1:《相應部》SN12.15:此世間非有、非無
……說「一切為有,」此乃一極端。說「一切為無,」此乃第二極端。迦旃延!如來離此等之兩端,而依中道說法。[……十二因緣觀……]

*2:《相應部》SN12.18:苦是自作、他作?
……如「受與感者是同一。」玷牟留!如汝先所云:「苦樂是自作,」我不如是言。如「受與感者是相異。」玷牟留!如受重壓者:「苦樂是他作。」我不如是言。玷牟留!離此等之兩極端,如來依中道說法。[……十二因緣觀……]

*3:《相應部》SN12.35:老死者誰?老死屬誰?
……比丘!有「命與身為同」之見,此非梵行住。比丘!有「命與身為異」之見,此非梵行住。比丘!離此等之兩邊,如來緣中說法,緣生而有老死。[……十二因緣觀……]

儒家的中庸之道則是指「不偏不倚、折中調和」的處世態度。見《中庸》第一章:「喜怒哀樂之未發,謂之中,發而皆中節,謂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達道者也。致中和,天地位焉,萬物育焉。」「中庸」一詞出自於《論語》〈雍也篇〉孔子:「中庸之謂德也,其至矣乎!民鮮久矣。」

「中道出自於 佛陀的教導,語意是指「觀世間集,知世間是緣生有,有而非虛無;觀世間滅,知世間緣生有、即可緣滅而滅,有而非恆有」。如是,依因緣的如實智慧,遠離「斷見」和「常見」的兩種偏見,是為「中道」。因此,「中道」指的是遠離偏執錯誤的因緣智慧,「中道禪」就是修十二因緣觀的禪法。

佛法的教導,不論是生命的正覺,或是依因緣正覺開啟的滅苦正道,都不離世間的真知灼見,也就是因緣、緣生的正覺、正見。因此,「中道禪」的大用,是依如實知見因緣、緣生的智慧,開啟導向離貪、慈悲、解脫、證菩提的人生正道,這即是中道禪的真義及大用。

「中道禪」的用處,是用在什麼地方呢?不是用在禪堂的禪修,而是用在日常生活、待人接物,無論修身、齊家,或是治國、平天下,都是依著因緣觀為基礎來開展。「中道禪」即是因緣觀,目的是為了自利利人、利民利世,不是為了宗教的目的、或者只是在禪堂禪修而已!

卡提那節慶主要是讓在家信士在僧團密集用功三個月過後,得以親近出家人聞法得利。往往安居結束之後,僧團的僧眾已信者,信心堅固;未見法者,得以見法;已見法者,成就漏盡,這就是安居對僧團的幫助。

所以在安居結束後,讓在家信士親近、供養僧團,並且前來聞法,一起分享法的光明、法的利益。法的分享,即是與眾生分享學法的歡喜與利益,以及度苦的受用。所以親近僧團的目的,其實不只是為了供僧,因為供僧植福田只能算是最低的受用。

許多人會問,為什麼供僧有福田呢? 一般大眾或許會認為這可能是宗教師吸引人家供僧的一個手段,事實上並非如此。在世上,不僅供僧會有福田,只要是護持、供養對社會做出利益貢獻的人都有福田。因此,「福田」不僅只包含佛教的出家人,天主教的神父或者從事服務社會的人,我們護持他,諸位一樣有福田。

◎ 本文取自於2013年卡提那法慶隨佛禪師的大眾開示。(圖片為2013年歡慶卡提那慶典剪影)

在還不瞭解佛法時就拒絕佛法,其實拒絕的是「佛法和佛教的社會印象」。佛法並非消極主義,但是一般佛教給社會大眾的印象,並不全是正面。中國佛教自信仰回教的明朝朱元璋為抵制佛教,施行了三項管制佛教發展的措施後,嚴重傷害佛教的正常發展,從此以後,中國佛教的發展遂長期的退步。

我們學習佛法的正確態度應該是積極、務實且穩健。舉例來說:傳統佛教講「生不帶來,死不帶去」。雖然這是現實,但是這不是重點,真正的意思是讓人認真在人生的過程,而不是專注在無有的「結果」。佛教不是讓人消極逃避,是引導人們把握人生的歲月,認真在生活的過程中,「結果」不是最主要的意義與價值。「生命短暫」的意義,不是讓人面對人生產生失落的心理,是引導人們思考如何珍惜生命,無憾、離憂的生活。

因此,學佛要趁早,早點明白人生的事實,可以讓我們的生命更有內涵。

首先,我們要先明白「佛法」和「佛教」是兩回事。佛法是來自於釋迦牟尼的思想,重視實證主義、理性。佛教則是佛法在經歷兩千多年不同地域、民族、時代、文化,各時期傳播發展過程中不斷演變的文化現象。

譬如:在不同地區傳播佛法,勢必要用當地能夠接受及明白的方式。雖然「鬼神」是有,但是一向不是 佛陀傳法的重點,在後世的佛教發展上,「鬼神」逐漸的發展為佛教傳教的主要內容之一。

雖然佛教雜糅許多其他的思想與儀軌,但佛教依然有其社會的意義與價值,這也是佛教長久存在和發展的重要因素。

現今要引導知識份子學習佛法,應該有更妥善的方法,更為實際的方向,關於「玄奇鬼怪」的內容並不是一般人生活的需要,現代年輕人需要學習的是務實的佛法,這才是生命的要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