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正覺後2455年/西元2023年

解決問題的兩種能力:理智與情緒

解決問題的兩種能力:理智與情緒

內在成長
隨佛禪師

人類擁有兩種解決問題的本能工具:一是理智,二是情緒反應。不論是否受過教育,是否有宗教信仰,正常人都具備這兩種本能工具。

然而,奧義書、耆那教的沙門文化思想,卻視這兩種本能工具為煩惱。他們認為理智是分別識知,情緒則憂喜苦樂、起伏不定,二者通歸為分別造作,有分別業力,必須藉由修禪定使其不起分別造作。

但是,從正法來看,理智與情緒皆為中性,它們是解決問題的能力。好比我們到外地旅行,入住在某間旅館,半夜兩點突然警鈴聲大響,必然是在睡眠中猛然驚醒。請問: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是情緒,或是理智?試想:我們聽到高頻震響的警鈴聲,聞到濃煙的味道,必猜測很可能失火了。此時,我們是慌張極了,想趕快逃生……。身處這般危急時刻,讓我們能夠迅速反應的本能正是「情緒」。

人類遭逢不明確、不清楚、突發性的危險事件時,腎上腺素立即噴發,全身肌肉會產生到高強度的伸張力,精神反應加快,也會有緊繃、焦慮和害怕等情緒,促使當事者快速做出緊急的應對處理,讓自己儘快脫離危險。

面臨生命危急之際,理智往往無法快速的計算得失,並做出平衡各方面的抉擇。因為理智需要有事實的根據,需要知道來龍去脈,依據邏輯性的理解,推演出解決的方法。但是,這些作法需要時間,只能慢慢來。然而,當危機突然發生,必須快速的做出反應,以應對、解決突發的危機時,藉由腎上腺素的激發,使生理具備快速與高強運作能力,並促成有助於緊急抉擇的焦慮、緊張、害怕等情緒,以有效幫助當事者盡速遠離危險現況。

當人面臨突發性、不明確的事況時,焦慮便會發生,接著緊張、徬徨、害怕,直接反應是「逃離」。此時,腎上腺素大量分泌,刺激體力和肌肉快速增強、強壯,以便盡速逃離突發狀況,這整個過程完全是由「情緒」在推動。接下來,是慢慢思索--發生甚麼事?

一旦逃離了危險、緊急、不確定的現場,危急警報暫時解除之後,理智便接管了。逃離現場是優先解決了生存問題,但實際的問題還未解決。因此,一旦離開險境,理智認知便開始運作:「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凡是問題沒有急迫性、突發性、危險,容許較多的時間和空間緩衝時,是不會啟用情緒處理,而是運用理智思考處理。當我們已逃離危險,遠遠站在旅館外面,隔著一條街,生命已安全時,理智會開始思索問題。足見理智思考的主要功能,是為了根本性的了解問題、解決問題,而不重在緊急時刻作出反應與抉擇。

人類擁有這兩種能力——理智與情感,解決問題是用理智,緊急性的脫逃及解決生存問題則多用情緒。若將此二者視為煩惱,那是有問題,不幸的是,《奧義書》、耆那教的沙門文化便是這般觀點。

若人沒有情緒便會有生命危險!例如:社會普遍認為:女人的情緒較大,男人的情緒較緩;男人的理智強,女人的理智弱。然而,之所以會如此,其實是生物演化下的影響。因為女人需要生育、照顧嬰孩,幼小的嬰孩對環境的耐受度通常較低,女人負責自己與嬰孩的安全,所以生存便是女人的首要原則。快速反應是避開危難的生存手段,可以快速、直接的反應便是「情緒」。如此長久的演化下,女人因而傾向於情緒多、易敏感,行事常憑直覺,不大重視邏輯思考。

女性負責照護、養育弱小生命,極度需要安全感,針對危險的反應必須快速,即使反應有所不當也無所謂。因為寧可錯九次,也不能沒對一次,而造成自己與弱小生命遭受危險。由於女人的生存機制是如此,她們得快速的避開危險,所以女性是情緒第一,理智是弱項。

男人需要負責爭戰、狩獵,爭戰、狩獵是主動接近危險,既然是主動接近危險,在直接面對危險之前,可以慢慢地研究該如何行動。因此,男人擅長理智思考,時間和空間足夠讓他們審慎的了解:「什麼處境?什麼狀況?怎麼發生?如何解決?」待一切都想清楚之後,男性才付諸行動。由於面對危險之前,已經做足準備,沒有不確定性的危險,所以男人擅長理性的邏輯分析、思考、判斷,對事況的情緒、恐懼、焦慮、緊張等反應比較鈍,不像女人那般敏感。

男性長於思考,弱於情緒紛雜;女人擅於情緒,理智反應較慢。由於職司不同,這兩種本能工具,男人和女人的運用各有所重。

這兩種本能工具都有助於解決問題與開展人生,但是《奧義書》、耆那教的沙門文化,卻將理智和情緒視為煩惱束縛,必須藉由修習禪定,去除分別認知的理智和憂喜苦樂的情緒,認為如此便可通達解脫。真是大錯特錯!

在現實生活中,人能夠不分別嗎?吃東西時需不需要分別?難道榴槤和米田共讓你挑,你也不分別?當然要「善分別」,不是嗎?其次,雖佛教的阿羅漢和耆那教的阿羅漢,皆同名為阿羅漢,但中心思想是全然不同。難道這也不分別?

過斑馬線時,遇到闖紅燈的車子直衝過來,耆那教的「阿羅漢」如入四禪定(耆那教的定是用類似色界四禪),或是部派佛教的「阿羅漢」則不動聲色(先從色界初禪、到無色界、到想受滅盡定,達到斷無明,證得解脫、體驗涅槃之後,再次第退到初禪,然後再從初禪上到四禪,安住於四禪,解脫的境界)。

但是,正統佛教的阿羅漢,一見車子衝過來,情緒本能反應,便會快速閃開。如是,正統佛教的阿羅漢逃過一劫,耆那教、沙門文化、部派佛教的「阿羅漢」,極大可能是會受傷慘重,甚至是一命嗚呼。

然而,現今的佛教徒卻說耆那教、沙門文化、部派佛教的「阿羅漢」才是真正有修行的聖者。因為泰山崩於前仍面不改色,心如止水,已無我執、無我愛,斷除一切煩惱,安住於解脫的彼岸,是故能不懼生死。雖被車撞死,但已解脫、涅槃。相反的,他們認為急速閃開的正統佛教阿羅漢,仍怕生死,還有煩惱,毫無修行。

如果你只是個旁觀者,或許你也是這麼想。但是,當你是他們其中之一時,你會選擇做哪一種阿羅漢?是不動聲色,極大可能被撞死的耆那教、沙門文化、部派佛教的「阿羅漢」?或是快速閃開的正統佛教阿羅漢?演員和觀眾的心情是截然不同,可謂「差之毫釐,失之千里」!

理智和情緒都是解決問題的工具,但也可能成為做惡的手段。如同手術刀,手術刀是中性的,使用它來利益眾生、有利於自他,它便是行於正道的工具。反之,若是用到偏的方面,手術刀變成行惡道的利器。

理智和情緒都是解決問題的工具,它們不是染污、煩惱。有情生命運用理智、情緒,目的是解決自、他的困難及種種問題,如此便是在施行正道的慈悲。反之,運用理智、情緒追求自身的利益,排擠不喜歡、對立的人,便是行惡道。如同刀可以救人,也可以殺人。持刀的人不等同殺人犯,持槍者不全是搶劫犯。

※本文由書記組整理自2020年12月27日,隨佛禪師在臺北中道禪院《週日共修》的部分開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