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正覺後2455年/西元2023年

純善者面臨的兩個困境

純善者面臨的兩個困境

生命態度
隨佛禪師

很多佛弟子特別的善良,加上傳統佛教也鼓勵佛弟子要行善,導致這些善良的人很容易變成用「道德」在修行,要求自己無論如何都要絕對的善良。什麼叫做「絕對的善良」呢?亦即待人一定要原諒、要接納、要成全、要幫助、要忍耐,不能拒絕、指責、反對別人。諸位靜靜的想:是不是很多善良的佛弟子都是這樣子?非要表現成這樣才表示有修行?

並且社會上有許多人,他們也會用這種「絕對的善良」標準來要求佛弟子,「如果你心裡面也住著這樣一隻老妖怪」,那麼就會和這些社會人士的期待與要求,剛好一拍即合。

這些人會拿著這種完美主義,也就是「絕對的善良」,要求純善者達到這個標準,他們的這種期待與要求會展現在各方面,譬如在純善者說的話裏頭挑刺,看看他的話裏有沒有拒絕別人?有沒有指責別人?有沒有反對別人?有沒有不包容的地方?有沒有不忍耐的地方?有沒有不奉獻的地方?有沒有不成全的地方?對方每講一句話、每做一件事,他們都用這個標準來檢視。只要沒有在那個標準內,只要一個不合,立即批評那位純善者沒有修行。

之後,這種類型的佛弟子,就會陷入兩個困境,一輩子走不出來。第一個困境就是內心非常的抑鬱,他走不出來,為什麼?因為他達不到自己的理想,達不到自己對自己要求的標準,他怎麼努力都會失敗,所以很抑鬱、很挫折、很沒自信、很疲憊,這是他對內的第一個困境,走不出來!

第二個困境是:面對外在的環境時,他沒有勇氣去對抗、去面對、去改變、去努力、去開創。為什麼呢?因為他怎麼做都錯,他怎麼做別人都在指責他,然後一輩子就覺得自己確實不對。人家只要告訴他:「你哪裡不夠包容、哪裡不夠奉獻、哪裡不夠如何……」,他就會覺得「我又不對了!」問題是我們講的任何話、做的任何事,都不可能純粹完美,所以無論怎麼做,他們都有辦法抓到你講的話、做的事其中的缺陷。例如:「什麼地方你不夠包容、不夠奉獻、不夠接納、不夠忍耐」,然後再指責你「有拒絕、有指責、有否定、有反對、有分別」。在這種狀況下,你在社會上不僅無法應世,還要承受別人的非難,更無法去改變、去開創,因為你的想法也是如此!最後自己一輩子就僵死在那裡。

在此,我們不講對錯好壞,我們只講健不健康。很多佛教界的老參或者學習很久的人,其實很大一部分都因為如此,變得人格有點扭曲、心理不健全;他們不是不善良,而是呈現一種「不正常的善良」,弄得自己身心不健康,然後也這樣非難別人,造成很多佛弟子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辦,甚至會配合別人。

如同父子二人騎驢進城一樣,這個人講這樣,我們就這樣;另一個人講那樣,我們就那樣…,最後會變成什麼呢?中國有一句成語—邯鄲學步,也就是失去自己的腳步,不知如何行走。亦如同東施效顰,沒有更美只會更醜。張三李五說你怎麼樣、要怎麼做,你就配合調整。接著王六又說你如何如何,你又再去調整,不斷的在強順人意,討好別人,最後自己活得很憋屈!

善良的人,如果你覺得自己好像有這種傾向和毛病,那麼請你先釐清這件事——你沒有不好,而是不妥當的好、不健康的好。因為這種不妥當、不健康的好,所以你活得很憋屈難過。

善良的人要懂得一件事:一個妥當的善良的人,他一定是有所為、有所不為——有承受、但亦有拒絕;有接納,但亦會反對;有忍耐,但亦會抗拒。既有奉獻、也會有索取;而不是只知奉獻卻不知索取,也不是只知索取而不知奉獻。他知道什麼時候、什麼狀況該索取,什麼時候、什麼狀況該奉獻。會指責別人也會寬念別人,會教誡別人但也願意受教;會接納別人的建言,但也會反對他人不當的言論……這樣才是一個正常的人。

用完美的標準去要求自己與他人,是不妥當也不健康的善良;依著「如何自利利他」來應世,這才是一個妥當的善良的人。

※本文由書記組整理自2021年11月28日隨佛禪師於內覺禪林對僧眾開示的部分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