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正覺後2448年/西元2016年
臺灣美國馬來西亞新加坡
 

原始佛教確證顯現在華人世界 

隨佛比丘 Bhikkhu Vūpasama 著

「原始佛教」是近代佛教學界知識菁英關注的重要焦點,因為「原始佛教」內涵得到了確證與顯現,可以對 釋迦佛陀的思想內涵有更為清晰、確當及完整的認識。這對學習佛法的佛弟子而言,是打開通向正覺、解脫證菩提的大道;對整體佛教的長期利益來說,是為目前出自部派佛教以來的佛教傳承,注入一股清澈潔淨的活水源,不僅有助於佛教傳承的自我修正,更為人間佛教的利世大用,開拓出更直接、精確及長遠的道路。

面對「原始佛教」的顯現,不應採取狹礙的宗派利益立場,橫加排斥、貶抑,這是對 佛陀的不敬,應當要以全體佛教的利益、社會的利益、國家的利益、民族的利益、廣大世間的利益,看待「原始佛教」之確證、顯現的作用及價值。

  佛陀的思想與教導,不是崇拜聖靈、祈福祝禱的神秘宗教,也不是形上學說、玄虛哲理、空談理想的精神寄托,而是契合事實的明見,符合現實的生活實踐,導正脫節現實人生的身心偏差,開展務實、實益、群我共利的正道。這樣的思想與教導,正是實際有益於個人、家庭、社會、國家、民族及廣大世間的佛法,這也正是相應佛陀原說的原始佛教。因此,原始佛教實際不是神秘信仰,也不是宗教,更不是玄虛學說。原始佛教是身心正覺的智見,是契合實際現實的生活態度與勤奮作為,是重在群我和諧、共榮的生命表現,並且是在生活日用、處事待人當中,充份的展現及落實,而利益則驗證在現前、現實的生活。所以, 佛陀才說他的教導是「滅苦」與「自利利他」的真實之道。

然而,這絕不是說傾向神秘、信仰、宗教性質的各種佛教學派,無益於社會。從現實面來說,社會、國家的需要,一方面需要穩定、和諧,二方面需要強盛、繁容。傾向神秘、信仰、宗教性質的各種佛教學派,經由道德教育與撫慰人心的宗教信仰,可以減輕穩定社會的成本,當然具有重要的價值與貢獻。但是社會、國家的繁容、強盛,需要在現實世界面對全世界各國家、各民族的實力發展,這不是宗教信仰、玄虛哲理可以幫助的事。社會、國家的繁容、強盛,必需人民能夠具有洞見事實的智慧,契合實際現實的生活態度與勤奮作為,致力社會和諧、共榮的表現,並且充份的展現及落實在生活當中,這才有堅實的實力,能在世界的舞台上揚眉吐氣。原始佛教的特質,不僅可以息苦,平穩社會人心,更有助於社會、國家的繁容、強盛。

基於目前佛教典籍的傳誦現況,華文的傳誦內容是最為完備,不僅有南傳分別說系銅鍱部的三藏傳誦,更有包含印度部派佛教各大部派的三藏典籍傳誦,還有部派佛教以後的「(大乘)菩薩道」三藏傳誦,這是世界各國、各民族所沒有的優勢。這個優勢讓使用華文的華人,能夠運用華文的佛教傳誦資料,比其他國家及民族,更能廣博與精確的探究、了解、確證「釋迦佛陀的原說、思想」與「佛教傳承、發展的實況」。

因此,近代佛教學界知識菁英關注的「佛陀原說──原始佛教」,不僅是由華人予以確證及顯現,而文化深厚、人口眾多、勤奮認真、喜好和平、虔敬佛法的華人,更是開展、傳承、維護「佛陀原說──原始佛教」的最堅定基礎。華人世界將是「佛陀原說──原始佛教」的今天與明天,而「佛陀原說──原始佛教」帶來的個人利益,家庭、社會、國家、民族的利益,也一定會充份的落實在華人世界,融入華人的血脈、骨髓。「佛陀原說」的重現,是重現在華人的世界,這是華人的成就與榮耀,而利益必會潤澤世界各地的華人,也將分享利益予全世界。

個人有幸生在此一時代,能夠承載先賢、前輩的努力及恩澤,更有幸生為華人,才能夠學習、運用華文的佛教傳誦,精確的探究、了解、確證「釋迦佛陀的原說、思想」,獲致佛法的大利,並報答、回饋整個華人世界,榮耀 佛陀的光明。

  至心祝福 佛陀原說顯現、利澤華人世界

       華人世界昌盛、繁榮、傳續綿長

       佛教光輝於世間,傳承十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