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僧團的意義與可貴】

22
世人信任與依賴僧團的教導,隨佛長老鄭重的提醒僧團的法師們:「諸位法師!世人在種種苦惱中,是多麼需要學習 釋迦佛陀的教法,幫助他們可以在現實生活中滅苦。如果此生無法在現實生活當中滅苦、解脫,他們又是多麼盼望能夠不離 佛陀的正法,可以一世接一世的持續修行,正向菩提。諸位法師!僧團受到世人的信任與依賴,在生死之中作為學法、息苦的依靠,責任何其重大!僧團不僅要精勤的修行,務實的助人息苦,更要團結合作的世世代代傳承 佛陀法教,不能辜負世人的信賴!」

凡是「苦」,一定是「現前的苦」,而「現前的苦」即是「當前身心的苦」,「息苦」也一定是「息止現前身心的苦」!當知在苦惱當中,最大的需要與盼望,即是度苦、息苦,任何死後得度、死後得生天堂享樂,或是在下一生得到安樂、解脫,是無法實際有效的在此世、現前滅除苦的逼迫。種種美麗的宗教信仰,對解決現實的困苦來說,終究只是一種「安慰」而已!畢竟在此世、現前能夠息除苦惱,才是最實際、可及的受用。

對世人來說,「現世滅苦」才是務實與實際的需要,這既不能寄望於玄渺信仰與空靈哲思,也無法藉聖靈得救,終究是必需自己依據「實際有用的滅苦方法」予以實踐得度。若要如此,除了本身精勤努力以外,還必需仰賴在人間傳續 佛陀教法的僧團,持續的將佛法傳承於後世,世人才能世世代代都有聞法、學法的機會。

任何人都要面對「老、病、死」,更要面對生死之間的種種內外苦惱。 釋迦佛陀的教導,正是為了幫助世人斷除人生的煩惱,遠離「老、病、死」的苦惱,絕不是為了確立一個偉大的宗教信仰。可貴的佛法,有賴 佛陀的出家僧團擔負起傳承、宣揚的責任,在家信士加以關照、支持,才能持續久長的發揮利世利人的大用。

由於一般人要面對「老、病、死」, 佛陀的出家弟子同樣要面對「老、病、死」,任何一位智者也都會有「老、病、死」。因此,尊貴的佛法不能託付給任何一位大師、僧人,或是個人。佛法應當要託付予「傳承佛法的僧團」,才能夠代代相承的傳續於後世,利益現世與後世的人。

生命是緣生法,而因緣勢必影響不已,何有「常、我」可說?因此,「傳承佛法」的重責大任,重視的是代代傳承的僧團,絕不是任何的個人。雖然僧團不可能是完美,但是佛法的傳承原本就不保證是完美無瑕。試想:今天世人還能聞法、學法,還能有機會在僧團中出家修行,難道是因為有完美的僧團在人間嗎?無論如何,群策群力的僧團,還是比自以為是的個人來得可靠、穩當。 佛陀在法與律的教導上,都要弟子們遠離「尊崇、貪愛自我」,不能「以自為尊,以己為重」,才能夠在因緣、緣生的智覺中,正向離貪、解脫、慈悲的修證。唯有如此,修習佛法的弟子們,才能經由內在覺醒與行為改造,知足、感恩、謙和,懂得惜緣、惜眾,成為智覺清明與團結無爭的僧團,有力的持續傳承佛法利澤世人。

反之,如果在認知及待人處事上,處處以自我為中心,以自己的需求為重,只知要旁人配合自己,不把其他人當一回事,那麼無論如何說,都不是相應正覺、解脫與慈悲,既無法成為團體的一份子,也無法真正無私、無爭的共成團結的僧團。如佛世時曾有信士為了得到供養的大利益,堅持只要供養 佛陀。此時, 佛陀教導這位信士:「可以施僧得大果報。……但以施僧,我在僧數。」佛陀的意思是,不要只想供養 佛陀(個人),供養僧團可得大利益,只要布施予僧團即可,因為「我(佛)在僧團中」,佛陀也是僧團的一份子。這是 佛陀以身作則,用身教來教導弟子,遠離「自我為中心」的作為,以僧團為重,將自己的榮耀轉化為群體的榮耀。

佛陀的弟子們,不論是僧與俗,要有「緣生則無常、非我」的明見和修為,才不會為了「貪愛自我」,而造成妒嫉相爭、難以和合的問題。如果一個出家人時時掛念:師長能給我甚麼?僧團能幫我甚麼?內心計量著別人可滿足自己多少需求?或是盤算著自己是否能站在大家的前面?那麼此人只是想在佛門沾光,不是準備為 佛陀、僧團及道場增光。這樣的佛弟子勢必無法和合於眾,只會分化及競爭,使佛法的傳承發生變質,而佛法的存續、開展必有內在無法跨越的困難。如此一來, 釋迦佛陀將傳承教法的大事,託付予僧團的用心,勢必難以實現了。想想佛教的部派林立,學人對立難合,不都是出自「以自為尊」的因素嗎?

因此,僧人能遠離「掌握自我,證明自我,突顯自我,維護自我」的焦慮、渴求與苦惱,才會有「榮耀歸於佛陀,成就歸於僧團,利益歸於大眾」的體認。這樣的修學心態,不僅能謙懷的待人處眾,也懂得感念師長與僧團的庇護恩德,更能讓僧團和合、團結的傳承佛法,利益世間導向菩提。

佛法是濟世良藥,是改變生命的良藥,不是成就個人光彩的工具,而學人的修證是稟受 佛陀、佛法、僧團與師長的恩澤,不是出自「個人的天資或福報」。卓越的辯才及能力,雖然難得,但不如善學佛法改變自己,榮耀 佛陀,感念維護僧團,才是學法、弘法的正途。

個人一生學法,除了「依經依律」修行以外,一向尊師重道,更重做人的恩情道義。一生講學傳法,雖廣開方便予人學法的機緣,但有三種很難學法入道的學人:一、貢高我慢、不敬三寶者;二、忘恩負義,欺師悖友者;三、假藉佛法、求取名利者。這三類學人都是有「以自為尊,愛己為重」的弊病,也是對佛法很難務實實踐的人。這類人學了佛法,大多不是準備解決自己的問題,是為了作「師長」、「人上人」。佛門內嫉妒爭鬥不休,許多真心付出、老實實修的學人受到不當的壓抑及排擠,進而影響佛教的正常發展,也多和這三類學人有密切的關連。

這三類輕法、慢法、不當使用法的學人,容易產生競奪名利的不當心態及作法,更不能懂得感謝。試問:不質直而行,豈是為人師表的行徑?既不是真心學法,也不能安頓身心,作好弟子們的表率。

佛教內的不正常現象,不會為佛教及僧團帶來真正的清淨與利益,只是某些人為了滿足自己的虛榮及需要,焦急的要建立自己的成就,而帶給旁人及佛教無謂的負擔與爭端。一個「愛己為重、以自為尊」的人,只知要求他人如何配合自己的需要,面對他人的榮耀及成就,則有擔憂「不如人」的焦慮,不僅難以接納、承受他人的貢獻及優點,也缺乏念恩、感恩的心境。

顯現、傳承、宣揚「佛陀原說」的中道僧團,除了重視 佛陀原說之外,更以嚴持僧律,落實無有私人的財產、信眾,處處以團結僧團為重。既不是開宗立派,更不重在任何個人的表現,重視的是「依經依律,和合一味,團結無分」的僧團。中道僧團藉由遠離個人財富及私人名利的受用,助成僧人離貪及無爭的修為,促進無爭、和合之僧團的發展,才能夠世世代代傳承「佛陀原說」,利澤現世與後世。

不逾越 佛陀的教導,不違背 佛陀的囑付,堅定的團結僧團,不讓信賴的信士失去學法的依靠,不讓佛法斷了傳承,忠實的傳承「佛陀原說」,讓 佛陀的正法傳承久長,正是中道僧團努力的所在。

✽本文節錄自《正法之光》第31期p30〜32,〈僧團的意義與可貴〉一文。

‪#‎中道僧團‬ ‪#‎中華原始佛教會‬
33
……………………………………………………………………
◆ 歡迎至中華原始佛教會臉書按讚分享:
https://www.facebook.com/Saddhammadipa
◆ 歡迎至四聖諦網站閱覽:
http://www.saddhammadipa.org/
◆ 歡迎至四聖諦臉書按讚分享:
https://www.facebook.com/FourNobleTruthsBuddhism
◆ 歡迎至Youtube訂閱說法影片:
http://www.youtube.com/arahant2010
◆ 更多完整內容,請閱覽中華原始佛教會網站:
http://www.arahant.org/
◆我們拒絕任何附會原始佛教的不當作為,下載網址
http://www.arahant.org/blog/category/announcement/

FacebookTwitterGoogle+LineSina WeiboGoogle GmailYahoo MailEmail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隨佛長老開示. Bookmark the permalink.

Comments are closed.